原创文学网(htwxw.com)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敬老慈幼 > 内容详情

浮云游过爱情海_微小说

时间:2018-01-01来源:千山万水网 -[收藏本文]

1

古桐桐重重的咬了咬自己的嘴唇,,迟疑了好久,才拿出手机,拨出了那串她早已烂熟于心的号码。

“桐桐,”他的声音依旧带着一股子让人安心的磁性。是啊,以前也是这样的。她伤心难过的的时候,总喜欢给他打电话,只要听到他的声音,她整个人就会莫名其妙的安静下来。

“桐桐,”听不到回话,电话那头的人再次唤了她的名字。

她怔了一下,努力让自己的声音装成平静的语气。“斯年,听说你要订婚了?是真的吗?”

电话那头的人沉默了一阵,她才听到他那透着疲倦的嗓音,“桐桐,等了这么久,我终于等不下去了。该放下的,我也是时候放下了,希望你能来参加我的订婚仪式,再见。”说完,那头的人就挂了电话,只留下一串忙音。

他挂她的电话,这是第一次吧。以前哪次不是她先挂他的电话,他也总由着她。这样也好,放下了,就放下吧。她终究是不想亏欠他太多的。只是,那个人,她始终是放不下的。

2

她第一次见到杜良淳,是在老妈自作主张给她安排的相亲会上。老妈说:“这次的相亲会上有很多的青年才俊,个个多金。”听起来是巴不得自己赶紧给她找个金龟婿。

她却心不在焉,自己才23岁,还有大把的好时光,不用急着相亲。

老妈又说:“其实隔壁的小傅也不错,你傅叔叔还有你傅阿姨也都挺喜欢你,你们又是从小一起长大的,我看他对你也有意思。”

她不耐烦了,说:“妈,你就别担心了,我这就去,还不成吗?”古妈妈这才止住了唠叨。

相亲会上。别的女人都有化妆,衣着也光鲜亮丽,看起来千姿百态。有娇媚的,清纯的,素雅的。她却只绑了一个简单的马尾,穿着运动装,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,分明就是一个打酱油的。

其他男男晋中手术治疗羊羔疯最好的医院女女早已交谈开来,她却选了个角落里的沙发坐了下来,拿起手机玩起了愤怒的小鸟。她重试了好多次,却始终卡在第二关,不由得懊恼起来。杜良淳就是这时候出现的。他拿过她手里的手机,玩着她玩了好久都没过关的游戏。

古桐桐盯着这个拿她手机的男人,脸长得不错,浓眉,高鼻,宽阔的额头,弧度刚刚合适的下巴,一双幽黑深邃的眼睛。她打量他一会儿,他仍没反应,只是在专注的玩着游戏。古桐桐便凑着向手机屏幕上看去,天啊,他已经过到第五关了,这才多久的时间。

啧,又过了,第六关了。这么快,他这次不会还过吧,古桐桐在心里默默猜测。

男人却忽然停止了手上的动作,把手机还给了她。然后,这男人开口了,“小姐,你好,我们可以认识一下吗?”

“你怎么玩这个玩的这么厉害?”古桐桐问道,好像没听到他的问题。

男人倒也不介意,依旧礼貌地回答了她的问题,说,“以前玩过几次,只要看准角度就可以。”

“哦,可我总是过不了关。”她抱怨道。

“没事,以后我可以慢慢教你。我们可以先认识一下吗?”男人又问道。

“哦,你好,我是古桐桐。”她微笑着向他介绍自己,整个人都散发着光彩。

“你好,我是杜良淳。”他也冲她微笑。

接下来,他们有聊了许多,关于游戏,关于生活,却独独没有捕捉到这次相亲会的主题。最后,在相亲会结束的时候,又互留了电话号码。

3

下午,古桐桐回了家,古妈妈就迎了上来,直接问她有没有中意的,那个男孩子怎么样。她却笑了笑,说:“妈,您就不要管了,我自有打算。”古妈妈想,这次有戏了。

很快,傅斯年的电话就打了过来。

“桐桐,相亲会结束了?”

<安徽儿童羊癫疯治疗哪家医院好p>“嗯。”

“你明知道我对你的心意,我等了你那么久。”

“斯年,我们不合适的。”

“桐桐,我妈做了你最爱吃的酱牛肉,我给你带过去吧。”

“谢谢你的好意,我刚吃过饭,等下次吧,我还有一个文案要做,就这样了,拜拜。”

古桐桐听到那头的‘拜拜’,就挂断了电话。这是他们的传统,每次都由她先挂电话。似乎,是从很早就开始了。

她和傅斯年从小就是门对门邻居,两对父母的关系好的不像话。小时候,他们的父母还打趣说,要给他们定个娃娃亲;小学,初中,班里的同学都认为他们是一对,班主任还怀疑过他们早恋。大概,大家都认为他们是该在一起的。

可现实就是会捉弄人。高中的毕业聚会上,傅斯年当众向她表白,她装作不好意思的逃走了,傅斯年也追了出来。他扯住她的手臂,又将那段告白的话同她说了一遍。

“我,傅斯年,愿做古桐桐的守护者,关心她,爱护她,给她带来快乐。桐桐小姐,请问,你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吗?”

过了好久,古桐桐才开口,“对不起斯年,我一直把你当哥哥来看的,以后,你也一直是我的哥哥。”他的眼晴一直盯着她,看了她一会。他脸上的表情有几分慌乱,似乎是不太相信这个结果。

“没事,桐桐,只要能陪在你身边就好。”他伸出手,给古桐桐顺了顺额头的刘海,又揉了揉着她的头发道。

4

孤桐桐和杜良淳越发的熟络起来。他约她看电影,她不拒绝,欣然前往。他还约她吃饭,点菜时全点她爱吃的。她喜欢看书,他就陪着她逛书店,从不厌烦。

认识了大半年,两人互相了解了不少。杜良淳,性格温和,该霸道时霸道,该温柔时温柔,很会照顾人。古桐桐,除了偶尔有些神经大条之外,其他一切正常。

湖北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地址

在七夕那天,杜良淳带她去了自己的家。打开门时,古桐桐被吓到了。他家客厅的墙上贴满了古桐桐的照片,有她吃雪糕时拍的,还有逛街时,看书时。她看呆了。他是什么时候拍的这些照片?她竟然不知道。

她扭过头去,杜良淳的手中多了一个红色的绒布盒子。他单膝跪下,打开盒子,一脸深情的向她求婚,她忽然夺过他手中的盒子,让他给她戴上戒指。然后,严肃的说:“谁要嫁给你啊?我们先恋爱,再结婚。”

他受宠若惊的抱住她,在房间里转了几圈,又捧着她的脸,细细地吻了起来。从额头,到眉毛,眼睛,鼻子,一个个吻了遍,最后才吻上她那粉嘟嘟的唇。两人唇齿相交,在这一刻走到了一起。

一切,都顺理成章起来。

杜良淳每天都会送她上班,给她准备好早餐,下午再接她下班,偶尔还会带支玫瑰。惹得她的同事一阵羡慕,她说让他不要这么高调,其实心里却乐翻了天。杜良淳也没听她的话,反而乐此不疲,整天两个公司跑。

古桐桐想,这就是爱情吧。自己狠不的每天都和他黏在一起,整天盼着下班和他一起吃饭,一起散步。还喜欢窝在他怀里,听着他有力的心跳,自己也会激动万分。

谈恋爱谈了一年,两人终于商定结婚,两家父母见了面,也同意了。便是一番紧锣密鼓的准备,可就在订婚仪式将要举行的前两天晚上,杜良淳突然接到公司的紧急任务,需要赶往澳洲。古桐桐在送别他之后,就在家兴奋地试着订婚礼服。

第二天早上,古桐桐拿起手机就发现了杜良淳发来的短信,只有短短的三个字:我爱你。没有标点符号,她隐隐觉察到了什么,杜良淳发短信从来都不会不带标点符号。她急忙拔打杜良淳的手机,已经关机了,怎么都打不通,他也没有给她打电话报平安。她着急了,一遍一遍固执的打着,始终打不通。她又打给自己的未来公婆,得到的结果是他们也不知道。

<北京医院治癫痫p>她着急得厉害,古妈妈突然喊她快看电视,她只看到飞机的编号和无人幸免这几个字,就晕了过去。

5

古桐桐一醒来,就发现自己身边围了一群人。有爸爸妈妈,未来公婆,还有傅斯年。她微笑着冲他们打招呼,众人都愣了。她又问:“我这是在哪里啊?良淳呐?”

她爸妈慌了,未来公婆也痛哭起来,只有傅斯年镇定地叫来了医生。医生观察后,说病人情绪比较激动,所以才会出现这种情况。还叮嘱大家不要再刺激她,最好是只留下一个人照顾她。最后,傅斯年留了下来。

这段时间,傅斯年整日陪在古桐桐身边,照顾得小心翼翼。她一问起杜良淳,大家就一直说他出差去了,要等几个星期才能回来,古桐桐也未怀疑。

直到她出院回家,发现了自己房间里未收起的订婚礼服,才回想起来一切。她的脑中浮现出与杜良淳的点点滴滴,就像一场梦一样,可为什么梦过后,她的心会有剧烈的疼痛感?

她这才明白,她对他的爱已深入骨髓,潜入心脉。怕是没了他,她这一生也不会再爱上任何人。

三年后。

古桐桐在半夜醒来,脸上一阵惊慌,身体微微的颤抖。她望了望四周,那个人却找一不载她的身边,脸上已湿漉漉一片。

而傅斯年,又等了她两年。这份真诚,那个女孩不会感动得接受。她不是没有心动过,可一想起杜良淳,她的心就会不受控制的痛裂开来,蔓延至全身。

她这一生,终是负了斯年。而良淳,却叫她念了一生。

下个月,她将怀着虔诚的祝福去参加傅斯年的订婚仪式。

他固执的等了她那么多年,终于放弃。

而她等的那个人,终究不会归来。